所在位置: 首頁 > 《鞍山教育》網絡版 > 2019年-2期 > 文章驛站

美的感悟

作者:劉思源 欄目:2019年-2期 文章驛站

        美是顧城說的:“草在結它的種子,風在搖它的葉子,我們站著,不說話,就十分美好”;

  美是林清玄說的:“人間最美是清歡”;

  美是林語堂說的:“優雅地老去”;

  莊子曰: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。

  我能想到所有跟美有關的詞語都是美好的,就讓我們從視覺、聽覺、味覺、嗅覺、觸覺這五種感覺來重新感悟美?!懊馈辈⒉恢皇羌夹g,“美”是歷史中漫長的心靈傳遞,那些詩歌、音樂、繪畫、雕塑與建筑,在最沮喪之時,依然煥發著生命那動人的光彩,我相信“美”便是生命的唯一目的和意義。人們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,它打開了,心靈就能感知五彩斑斕的世界,因此,視覺是我們了解世界的第一種感覺。

  視覺美

  我們關心“美”在日常生活里面常常會用到這個字。也許是在某一個海邊,看到夏天黃昏的時候,大片燦爛的夕陽。你可能工作很忙很累,可是你忽然呆住了,怎么會有這樣的夕陽?怎么會有這樣的顏色?那個發呆的時刻。你可能會說:哇!真美。這種感覺很像德國的美學家康德說,“美是無目的的快樂”。我們看到那一片夕陽的時候得到非常大的快樂,可是沒有目的,這些與權利、財富無關。既然沒有現實利益,也沒有現實目的,更沒有任何物質上的價值,可以說無欲無求也是一種美。

  在唐朝初年,一位做大官的詩人叫張九齡,他寫過非常動人的詩《望月懷遠》: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。情人怨遙夜,竟夕起相思。滅燭憐光滿,披衣覺露滋。不堪盈手贈,還寢夢佳期。他寫海面上一輪明亮緩緩升起,然后他被那個月光感動,他覺得不希望燭光干擾了月光的美,他用了滅燭憐光滿。所以他熄滅了那個蠟燭,因為他覺得月光是這么圓滿,我相信詩人的眼神里充滿了月光,甚至是感動的淚。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,可是他想到很遠地方有個朋友,希望把生命里最珍貴的東西送給這個朋友,便說不堪盈手贈。我沒有辦法用我的雙手捧起這個月光送給你。我們有時候覺得很多東西不太想跟別人分享,認為分就是少??墒俏艺J為張九齡說不堪盈手贈的那個東西就是“美”,那片月光是分不完的,而且越分越多。

  既然美可以分享,我覺得教育也同樣是分享的過程。今年春天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后,山南小學的一群學生們在操場上畫寫生的場景讓我記憶猶新,美術教師何翠玲在上課時,發現學生們偷偷望向窗外??赡軐W生們已經厭倦了每日盯著黑板和枯燥的課堂,為什么不讓學生們走出教室,在大自然中尋找美呢?于是何老師決定在操場上上一節題為《找春天》的美術課。整節課學生們興致盎然,專心致志地觀察桃樹發芽、花苞開放的生長過程,用嗅覺來感受花的芳香、泥土的味道,用稚拙的畫筆描繪這美好的春天。也許這節課會是學生們長大后印象最深刻的一節課,因為,他們在畫春天的同時,心里種下了一顆美的種子,腦海里印下了視覺和嗅覺的美好回憶。其實,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老師。孩子們通過視覺的觀察尋找美,嗅覺的感覺記憶美,一切自然而又美好。

  聽覺美

  我們在作美的判斷的時候,不僅打開了視覺通道、也同時開啟聽覺通道?! ?/span>

  1000年以前,蘇東坡在赤壁賦里講了同樣的話,山間的明月,江上的清風,眼睛看到了就是最美的色彩,耳朵聽到了就是最美的聲音。那個江上的清風,山間的明月,祖國各地到處都有。那為什么我們又舍本逐末?所以我想今天講美的感悟,并沒有大量的名畫、雕塑、建筑……其實我希望大家不要把“美”高高地懸在空中,因為我們的生活本就很美。如果美可以發出聲音,那是什么樣子呢?

  在現實生活中,還真的有這樣一位奇女子,而她的特殊技能是用眼睛看見聲音。據英國《每日郵報》報道,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27歲女藝術家梅麗莎·麥克拉肯(Melissa McCracken)竟然能用畫筆將聲音用顏色表現出來。梅麗莎15歲時發現自己患上了一種罕見的疾病——通感,即大腦在分析一種感官信號時與其他信號有了交叉。因此,她可以看到不同聲音里蘊含的豐富色彩。雖然,梅麗莎在大學時主修的是心理學專業,但她卻另辟蹊徑,成為了一名藝術家。聽到不同的歌曲,梅麗莎就會動筆將它畫出來,而她獨有的技能使她的畫作將音樂的旋律、節奏與美感展現得淋漓盡致。梅麗莎稱,不同流派的音樂擁有不同的顏色,甚至連演奏的樂器都有屬于自己的顏色,比如古典的吉他是黃褐色的,而潮流的電吉他則是冰紫色或藍色。這樣神奇的“特異功能”讓人倍覺新奇。

  味覺美

  我們看到的夕陽、月光,盛開的鮮花及滿天繁星都是視覺的美,我們聽到的聲音的美是聽覺。我們不太講味覺,我們雖然還有美味、美食、美酒這些生活中每天都經歷的美,卻很少提高到藝術層面來講。因此我們有三個感官,其實被遺忘了很久,一個是嗅覺,一個是味覺,還有一個觸覺。在人類的文明當中,它慢慢跟藝術的東西脫節了,可是我很希望把這三種感官再找回來?味覺,我們的口腔每一天在體驗多少的味覺的復雜度,這里就有兩個字要分辨,一個叫吃,一個叫品。

  老子在《道德經》里講過“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斯惡矣”,第一創造性是美,是西施,而模仿則是東施效顰,所以很多人說畢加索很偉大,可是你模仿畢加索,一點價值都沒有。我曾經聽過一節小學美術課《大師畫我也畫》,老師在結束語說:希望學生們將來都成為“梵高”那樣的大畫家,這位老師忽略學生個體差異及藝術的創造性的培養,如果我們培養學生的審美及繪畫能力,就是為了培養梵高二號、三號……那他們都成為了復制品,這是違背自然教育的。記得國畫大師齊白石曾說:“學我者生、似我者死”。意思是可以借鑒前人的經驗,但要走出屬于自己的路,千人千面就是說篤定地做自己,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。

  如果說品味包含了品牌,我想說宋瓷是世界瓷器第一品牌,而且是1000年的老品牌。因為宋代的瓷器創造了單色系的美,有品味、有個性。宋代之前是唐三彩,之后是元青花、青彩瓷、琺瑯瓷,宋朝的瓷器雖然只有白色和青色,但同樣美。定窯的白瓷主產地在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,因該地區唐、宋時期屬定州管轄,故名定窯。在北京故宮博物館展出的定窯,有甜白、象牙白、米白……各種的白色系列陳列。宋朝的瓷器與唐朝追求鮮艷的顏色不同,宋朝是絕對不要模仿“唐三彩”強烈對比色彩的,努力的研發單色釉系當中的白色、青色。所以宋朝是世界第一個發展出美學上高品位的極簡主義,宋朝的水墨畫也是把色彩去掉。在臺北故宮,宋朝的三件鎮館之寶,范寬的《溪山行旅圖》、李唐的《萬壑松風圖》、郭熙的《早春圖》,三張水墨山水畫都是沒有色彩,整個泛黃的底色是絹的顏色,很古樸,我想世界還沒有一個民族敢于把繪畫里的色彩拿掉。有一句話叫墨分五色,如果我們的視網膜辨別顏色足夠細致,會看到這三幅單色山水畫的墨色有豐富的變化。如果美是質樸的、獨特的、無價的,就是品味無需用價錢來衡量的時候,身邊的美便多了起來。

  嗅覺美

  生活中我們知道嗅覺比視覺傳的更遠?!督鹂|衣》中有言: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。主要是勸人們“莫負好時光”,為什么要在花開時折枝,我想是希望這美好與人分享,因為越分享越多。這枝盛開的花因為被帶回來,而被更多人所欣賞,正所謂“贈人玫瑰手留余香”。植物學家告訴我,花的美是在上億年的競爭中形成的,不美的都被淘汰了,為什么白色的花香味都特別濃郁?因為它沒有色彩去招來蜜蜂,只能靠嗅覺,正是這獨特的生存技能幫助白色花朵繁衍生息。我們不妨做個實驗,用布蒙起眼睛,用嗅覺判斷哪個是茉莉花、哪個是百合花、哪個是玉蘭花……每種花的香味都不一樣,而我們還真沒有對香味的具體詞匯或語言來形容,只能淡淡的感覺茉莉花的香氣很淡、百合的香氣濃烈、含笑花的香氣帶有甜甜的味道?;ǘ湟舱峭ㄟ^對嗅覺的刺激,帶來許多感官上的美好。

  天津美院的國畫家李津,他是用真性情過日子的實在人。他的畫不同于歷代文人畫,傳統文人一向追求清高淡雅,常畫竹菊梅蘭為四君子圖。李津畫了很多消費主義的東西,實際上是反映了一個時代人的心態,最起碼反映了我們這個時代人的心態,表現自己的小生活和大生活之間等同和對應的東西。繪畫雖然是描繪自己的生活,同時也描述了時代。他挖掘繪畫作品中的消費感和豐盛感?!皹啡ぁ本统闪死罱蛩囆g的“主旋律”,李津畫面中所有的形象創造,無論是男人、女人、美食、食具、茶具、花花草草,都充滿了生活的情趣,詼諧好玩,讓人看了忍俊不禁。他畫“舌尖上的中國”: 一個雞腿,兩根蘿卜,三只蟹爪,四頭大蒜……李津的畫中,我們總是可以看見很多日常的杯碗盆碟筷、餐桌上的蘿卜白菜蔥和魚,作品給人一種新“享樂美感”。他的作品會讓人想起當下,真實的人物,真實的生活。

  他的《葷素之約》有如滿漢全席擺在眼前,與相聲《報菜名》有異曲同工之妙,通過視覺的傳達,仿佛“嗅”到每一樣菜的味道,甚至流下口水。這就是嗅覺的記憶,與味覺和視覺是密不可分的。

  觸覺美

  在我們身上,有視覺、聽覺、嗅覺、味覺和觸覺,而觸覺是最私秘的感覺,我們最忘不掉的記憶一定是觸覺記憶,而且我們在用觸覺的時候會陶醉其中。

  喬布斯開發了人類最私秘的觸覺感,很多人都是喬布斯忠實的追隨者。從G5到XS,它的風格極簡,單純而干凈,價格一直比其他品牌電子產品價格要高出二三倍,有人計算過,如果這十多年你更換超過4部蘋果產品,你顯然只剩下最后一個蘋果X系列或paid,而同樣價錢確已經擁有全套家用電器啦!之所以我覺得這個品牌不簡單,因為它開發了人類最私秘的觸覺感“touch”?,F在觸感的功能更加強大了,悄然之間你會發現touch已經在改變我們的生活了,我們手指指尖最細微的感覺,竟然是被一個科技設計了進去。所以一個真正的設計者設計的不只是產品,他設計了我們的倫理,我們的情緒,我們的感官,他把觸覺完全開發出來。

  同樣的觸覺創意設計確跟釘子有關。一個叫安德魯的雕塑家,Andrew Myers在一次展覽上,他看到一位盲人,身旁有人給他講畫的內容,他努力地傾聽,費力地猜測,終究還是一團霧水。Andrew覺得這不公平,為什么盲人就沒有權利欣賞畫作?他開始閉起眼睛感知盲人的世界:黑暗、無助、只有聲音……他想起來,鄰居木匠在失去視覺的情況下,他依舊能憑感覺做木工活。他會去森林里用心欣賞風景,會做各式各樣的精致木器,可唯獨無法欣賞畫。這也是他的遺憾。Andrew決定做一個全新的嘗試,他要利用螺絲畫的特點,為老木匠畫一幅肖像,一幅他能“看到”的肖像。安德魯開始畫草稿、鉆孔、上釘、上色,每完成一部分,他都會閉上眼用手觸摸,用盲人的感覺去感受。他不時還去找老木匠聊天,想知道他感知這個世界的方式。直到有一天安德魯對老木匠說:“我有一幅畫要送給你?!甭牭竭@句話時,老木匠愣住了。他不知道Andrew為何要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。直到他的手被牽著放到畫上,“我的天哪?這是我嗎?”老木匠一邊摸一邊發表評價:“這個胡子很棒,我很喜歡,我的鼻子沒有這么大……”他終于像其他人一樣,可以欣賞、評論一幅畫了。安德魯之手把一萬多顆螺絲釘手工嵌入木板中,通過嵌入的深淺不同產生立體效果。這位安德魯先生也被譽為“釘子藝術家”。

  今天通過感官上的視覺、聽覺、味覺、嗅覺和觸覺來感受美的無處不在。因為我們身上還有好多感官在覺醒的同時也在感悟美,我們都懷著一顆美好的心,通過個人的感悟發現了生活中的美。我認為“美就是回來做自己”,才是對自己存在的意義跟價值的最大體現。美在身邊、美在日常、美在每一天,放慢腳步用我們的感覺去感知美,活出精美的自己。

該文章已被閱讀 次。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七星彩开奖号码